主页 > 健康之路 >

非洲高科技足球团队让儿童走上健康之路

/2019-04-05 11:22

  通过传递这种高科技足球的团队,这些孩子也理解到了正规的游戏规则和团队责任。图为加纳港口城市温尼巴一所学校的学生在展示他们手中的足球

  用手中的破球交换来一个坚不可摧的球,或许这一次交换并不止于足球本身,更是一次通往健康之路的交流

  如果没有打气筒,踢足球将变为一件难事。然而,无需打气的“同一个世界足球”正解决了这一难题。如今,这家公司正将创新的触角延伸至其他球类,好让世界任何角落的儿童能选择他们喜欢的球类运动。

  蒂姆贾尼根(Tim Jahnigen)刚刚结束了他在马拉维肯尼亚两国整整一个月的行程,这一趟下来,他在当地发放了约11,000只足球。他带给当地孩子的这些足球和我们平时见到的不大一样,均是由特殊材料做成的,几乎踢不烂、玩不破。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贾尼根给非洲大陆和中北美洲带去了20多万只这样的足球,如今,他已经非常习惯地看着孩子们围绕着自己的这项发明互相追逐了。

  然而,贾尼根说,马拉维还是令他印象深刻。他在马拉维期间,正赶上该国女总统乔伊丝班达(Joyce Banda)宣布了一项新的全国青年足球锦标赛事。在这里,贾尼根再一次感受到,小小的足球能够带来多么大的变化。

  他说:“(在马拉维)一个足球的价格比一个家庭的平均月收入要高出四倍。所以我们做的事情能给这个国家上上下下带来不小的影响,我此刻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同一个世界足球”(One World Futbol),是贾尼根创办的组织,它的故事在美国已经家喻户晓了。2006年,贾尼根在一则电视报道上看到苏丹达尔富尔(Darfur)地区的孩子们只能以石头和垃圾当玩具,他决定要发明一种能够在任何环境条件下都能经得住考验的球类产品。歌手史汀(Sting)为制作这个产品原型捐助了3万美元,而雪佛兰公司则乐意帮助他在接下来的三年内发放150万个成品。而余下的工作,则是辛勤的开发努力。

  这种足球分多种颜色,由一种名为PopFoam的硬泡沫材料做成,这种橡胶材料与制作卡骆驰(Crocs)拖鞋的材料十分类似。这种材料弹性很好,但又十分结实,最重要的是,异常耐用。用这种材料做出来的足球,无论是在阳光暴晒下,还是在雨水浸泡中,甚至是暴露在氯气中,也不会出现皱褶、裂痕和增重。贾尼根称之为科技的杰作将足球从此变成了一项适合任意场地的运动,不再需要专门的球场。

  这种“坚不可摧”的足球不仅给众多非洲儿童带去了欢乐,也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桑德拉克雷斯(Sandra Cress)一名足球推广官员的人生轨迹。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克雷斯借着盛世的举办,把足球这项美国人相对陌生的运动带向了自己的家乡。如今,这个亚特兰大人已经定居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Nairobi),专职帮助全世界的儿童从用上这只特殊的足球开始,获得健康的生活。

  克雷斯说她见过第三世界国家的孩子把变质的水果绑在一起当球踢,这使她痛心不已。而“同一个世界足球”是第一次让她把对足球的热情和在不同国家以体育实现人道援助的经验相互结合起来,并且挥洒得淋漓尽致。

  “每当听到又有原本贫困的孩子因为运动使自己走向成功的例子,我都发自内心地高兴。”如今已是“同一个世界足球”销售总监的克雷斯说,“我希望这种参与运动、通过运动构建友谊和群体的简单愿望,能够让世界范围的社区都变得更加安全和友好。”

  在离开亚特兰大后,她继续为耐克公司承办足球赛事,并帮助南非申办2006年世界杯,然而全球足球行业对发展中国家的帮助甚微使她备感失望。为了实现她想看到的改变,她前往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攻读公共政策学的硕士,又在其后就职克林顿基金会从事国际人道主义工作,最终她接触到了这只“坚不可摧”的足球。

  她深深地认同这种耐用足球的理念,并且看到这只足球能让儿童走上健康道路的巨大潜力,于是,她以志愿者的方式加入了“同一个世界足球”。有机会参与运动的孩子通常能够更快地从创伤中恢复,并且能更快地懂得规则与责任。而像传授生活技巧与艾滋病预防知识、把孩子留在学校、减少性别暴力和促进和平与谅解,诸如此类的信息都能通过足球的引入而变得更容易渗透在社区当中。

  从人口密集的城镇到遥远的乡村,她见证了这些足球如何为孩子们的精神“打气”。今年初,克雷斯为桑给巴尔(Zanzibar)送去了两万只足球,那里是坦桑尼亚位于海上的一片群岛,许多儿童都饱受营养不良的摧残。

  “比起欧美的儿童,那些儿童实在长得太小了。12岁的孩子看起来像8岁,15岁的孩子顶多像美国的11、12岁。”她在博客中写道,“成长的阻碍是源于桑给巴尔的极度贫困。”这些孩子瘦弱的体型却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对踢球的渴望,克雷斯补充道。

  克雷斯这样生动地记录下了足球带给孩子们的变化:“这些孩子模仿着他们心目中足球偶像的动作梅西罗纳尔多、玛塔、范佩西一个孩子犯规了,就会有另一个孩子出来认真地测量起人墙到达任意球的距离。这项美丽的运动让这些孩子们在不健康的环境下变得健康,它让孩子们有了享受美好、体验快乐和结成友谊的瞬间。踢足球让他们懂得并遵守游戏规则,也让他们得到自信,并且相互间报以尊重。”

  然而,“同一个世界足球”并不满足于20万只足球。贾尼根注意到,世界上有13亿低于12周岁的儿童,其中的大多数是买不起足球的。这样说来,即使他一年能发放100万只足球,能满足的孩子仍然仅为其中的少数。除此之外,他还想把项目触角延伸至其他球类运动,这样能做的事情可延展出一个系列。

  “我们的科技可以被运用在任何需要充气的球类项目上。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制作所有的运动用球篮球、排球、橄榄球、绳球(一种美式球类运动)、美式足球、篮网球(一种英式球类运动)。”他说。

  但是,下一个亟待开发的运动用球原本就不需要充气为东南亚儿童专门设计的板球。贾尼根说有5家大型板球联盟已经邀请他设计用PopFoam来制作比赛用球了,实在盛情难却。另外,在足球之外,板球是已成为世界覆盖面积最广的一项运动了,所以对此进行开发也必定是一件有深远意义的事。

  贾尼根开发的这种板球比传统板球稍轻,但确保有足够重量便于有效投掷和击打。它的内部坚硬,但外部柔软,能够充分吸收冲击力。这样一来,孩子们在玩的时候就不会轻易伤到自己和旁人。

  “同一个世界足球”在美国被定义为“B型企业”(Benefit Corporation),即介于慈善机构和商业机构之间的一类企业。在这类企业中,其改造世界的目标和公司盈利是同等重要的。在最初成立时,贾尼根本考虑过做非营利机构,但最终认为商业的形式将会给这番事业带来更大的运转空间和机遇。

  克雷斯也将她在亚特兰大期间的经验用在了扩大销售和全球覆盖度上,作为亚特兰大奥组委足球项目竞赛经理的她,曾为那项遍布美国东南五大城市、有24支国家队伍进行角逐的赛事招募员工和志愿者。

  “我在亚特兰大学到了很多,因为我们1992年接手了规模甚小的组委会,用了不到四年时间,就把它发展成了财富500强那类庞大的机构。”克雷斯说,“在缺乏资源又必须迅速成长的机构工作,我得心应手。”

  现今阶段,“同一个世界足球”的主要收入得益于与雪佛兰的商业合同,但也有四分之一的足球是通过其自身的网站销售出去的。在网上,如果你花40美金买下这样一只足球,便意味着,在世界的某个地方,你同时也为某个孩子捐去了同样一只足球。(与汤姆斯布鞋的模式一致)

  贾尼根说,“买一赠一”唯一的缺点是,价格始终高于其他销售渠道。而如果要实现大规模销售,“同一个世界足球”也将至少要提升至100美元/个,以满足代理商、零售商和自身成本。贾尼根承认:“无论这种球有多耐用,也不会有人愿意掏这么多钱来买的,我们现在的价格高出了市场水平。”所以,在正式进入市场之前,“同一个世界足球”还必须要找到能够承担这部分价格的合作伙伴,或者是寻求到一名愿意补偿其中差价的慈善家。贾尼根乐观地认为,他最终会得偿所愿的。

非洲高科技足球团队让儿童走上健康之路